流程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流程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感性凶猛罗永浩与锤子的另一面

发布时间:2020-02-10 13:05:54 阅读: 来源:流程泵厂家

不少人是抱着好奇与听相声的心态去看“锤子”发布会的,很多人是抱着看笑话的态度等着罗永浩出丑的,还有很多人根本不关心锤子,他们愿意且乐意的是做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旁观者,他们盼望的其实只是各种口水和骂仗。

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老罗这种肆无忌惮的狂放做派的,他们从小到大接受的是做人要低调、内敛的教育,他们追捧的是类似李开复那样永远说着保险、安全的话、摆出一副“政治正确”面貌的“乡愿”。

对他们而言,罗永浩就像一个危险、凶猛的人。

但,他并不只是如此而已。

孤单者

在昨天热闹的“米粉节”之后,罗永浩现在心中作何感想?经历了外界对“锤子”的议论之后,他是否会感到些无奈?

他本以为大家会对一个七人团队九个半月做出的产品有足够的包容和耐心,不会遽然就否定、狙杀“锤子”;他本以为人们会注意并赞赏那些细节中蕴含的心意,以为人们会认可自己那些说不上成熟却有特色的理念;

他天真到以为中国人已经开放到可以包容一个特立独行、丝毫不懂得内敛和低调的人,并可以接受这样的人和他做的事业;

他以为大家在经历了“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和这些年演讲会之后,应该已经培养起足够的幽默感可以辨别自己言辞中的调侃、反讽、自嘲和正经、严肃的部分。

没有宽容,只有嘲讽,没有赞扬,只有图穷匕见的批评。当初捧杀他的人有多么诚恳,今日棒杀他的人就有多么凶狠。

当他在发布会上提到乔布斯的时候,当他兴奋地谈到“工匠精神”的时候,当他背对我们看着大屏幕上那些“工匠”的时候,当他一个人在聚光灯聚焦的台上滔滔不绝讲了将近四个小时的时候,当他感觉到口渴希望有人能给你送点水喝的时候,当他说自己被左小祖咒的歌声打动的时候。

并没有人在乎,也没有多少人留心。

没人会注意到他在语音识别现场演示失败后的再三道歉和几乎遮掩不住的懊恼、失落,没人会注意到他反复提到的在字体问题上存在的遗憾,没人会注意到他以严肃口吻阐释自己心中的“工匠精神”,没人会注意到他反复提到的“有文化、有情怀、有气质”,他们只是把这当作一句倏忽而过的玩笑话。

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最后他在2000多人注视下的略显孤单与落寞的身影,没人会注意到到最后他听上去已经疲惫而无力的声音。

2000人在台下,他一个人在台上,只有孤单的一个人。

掌声、欢呼声、骂声,其实离罗永浩都很远。

七〇年代精神

用十倍苦心 做突出一个

正常人够我富议论性么

你 叫我做浮夸吧 加几声嘘声也不怕

在中国,如今四十多岁的男人们要么在现实生活的重压下气喘吁吁,为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卑小愿望而努力着,要么就是周旋在酒局、办公室以及人来人往之中,在骄奢淫逸中补偿曾经失去的岁月。

七〇年代生人,他们有着比其他年代的人更为深刻而惨痛的经验和记忆,他们经历了风起云涌最终却戛然而止的八零年代,一切的理想主义和激情都随着时间而渐渐变得冰冷、消退。

如今,在生活或甜蜜或哀伤的重压下,无论是成功者还是平凡者,绝大多数的七〇后已经丧失了理想和勇气,逐渐变得平庸、保守乃至世故,他们开始甘于忍受生活,向那些他们曾经激烈反对、抗争过的人或事妥协,他们已经学会了顺从并享受这样的生活和人生。

从某个角度而言,这一代人集体迷失了自己,他们并不是为自己而活的,他们身上承担了太多的负担和责任,承担了太多的记忆和寄托,他们陷入了群体性的疲劳症候群,他们关注更多的是现实主义种种。

罗永浩是标准的七〇后,他今年已经四十一岁了,前大半辈子中,他一直扮演着一个群众喜闻乐见的角色,他为群众提供着各种段子和谈资,他和各色人等来往、争战、反目,他做着一些能够满足大众的兴趣并让自己衣食无忧的事情。

他本来像可以绝大多数七〇后一样,继续龟缩在自己的声名中,利用自己的优势享有快感和满足感。在往未来的十字路口,罗永浩有很多选择,但他偏偏挑了最不安全、注定满是荆棘并看不清前途与明路的那条路。

这是一个七〇年代人的选择,狂热而激进的选择,这是一个巨蟹座男人的选择,偏执得近乎固执的选择,这就是罗永浩的抉择。

我们不会说向理想主义者致敬,这太过矫情。我们不说尊重创业者,因为这太过虚伪。我们不说对创业者宽容,这对别人来说并不公平。

在老罗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代人身上已经消逝的理想和激情的死灰复燃。如果一定要为这种理想主义找一个通俗清晰的标签的话,那么它就是自杀的海子,就是90年代如火如荼的中国摇滚乐,就是一种张扬、激烈的生命力和想象力。

在罗永浩身上,在“锤子”上,我们可以体会到的特质,不中庸,不守成,不在意群氓,做自己钟意的,并做到极致。我们看到了正变得越来越稀缺的七〇年代精神复苏的征兆,在现实主义已经越来越让人窒息的当下。

这样的精神够冲、够辣,与众不同得让大众侧目,激烈得让人无法忽略。也许,只有像罗永浩这样的人才能才敢去践行。

一个人的战争

天下惟庸人无咎无誉。

我们处在一个关注力经济时代,对处于创业期的可谓“一穷二白”罗永浩来说,“锤子”需要吸引到大家的眼球——即使是批评和争议,也好过获取沉默的多数的欢心。

这个世界向来不缺少三寸不烂之舌的口号家和批评家,向来不缺少能够审时度势、见风使舵的聪明人,这些人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他们不需要身体力行的实干,他们毋须去考虑去改变。他们只用摆出一副全知全能的上帝视角,站在道德或理智的制高点上,轻而易举地臧否、月旦。

他们带着放大镜去寻找产品细节上的瑕疵,并以后知后觉的态度激烈批评和嘲笑“锤子”,他们说它长得丑,说它其实没有实质性的创新,说它和Launch Center Pro的界面长得没有区别,说短信延迟三秒发送没有任何意义,说它根本比不上Flyme、MIUI等。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对罗永浩和“锤子”幸灾乐祸者有之,落井下石者有之,送高帽者有之,阿谀奉承者有之,偏激者有之,失望者有之,恶意中伤者有之,泼脏水者有之,腹谤者有之,破口大骂者有之,狐假虎威者有之。

中国的人情世故、浮生百态表现得淋漓尽致,罗永浩就像一坨肥肉,吸引到各种平时见不得光的苍蝇、丧家之犬跃跃欲试,它们都想从中尝到些许脔味而已。

在发布会现场,罗永浩出场的时候观众掀起山呼海啸的兴奋,我不以为然;罗永浩每介绍一项功能,台下都有人狂热地鼓掌、喧嚣,我不以为然;罗永浩以一种惯有的冷幽默方式惹得观众笑声一片的时候,我依旧不以为然。

当他介绍短信三秒延迟发送的时候,当他介绍多国语言快速恢复设置的时候,当他说到希望通过“锤子”在用户、厂商和在国内被压榨的设计师之间架一座桥梁的时候,当他最后希望在中国发扬“工匠精神”的时候,我是发自真心并且情不自禁地鼓掌了。

锤子ROM并没有像罗永浩之前言之凿凿说的那样“毫秒杀”MIUI和Flyme,发布会的效果图上还出现了包括春节之后是初一这种匪夷所思的失误,在骂声之外还有很多一针见血指出“锤子”缺陷的意见,无论从何种角度而言,现在的“锤子”都不像罗永浩之前夸耀的那般优秀完美。我们当然可以批评“锤子”的设计和理念,我们当然可以质疑它的创新的质量和含金量,我们当然事后诸葛亮一般地嘲笑罗永浩之前的狂傲。

但是,我们同样无法忽视罗永浩和他的团队在“锤子”的细节上的专注及投入,我们也无法否认罗永浩的确是一个对创新有着自己想法和追求的人——尽管在很多时候这种追求最后成了对细节过分执着的迷恋。

这是一个执念、顽固、不妥协的人,一个凶狠、没有多少牵挂的人,这是一个把自己所有退路和后路都已经堵死的人。一个每每游走在极端与极致的人要么是天才要么是疯子,要么赢得荡气回肠,要么输得惊天动地。

这就是罗永浩的战争,他一个人的喧嚣战场。

广州工作签证代理

深圳工商税务年审

深圳筹划税务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