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程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流程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益州曾是三分天下的关键为什么后期益州的优势却不存在了

发布时间:2020-12-25 07:29:16 阅读: 来源:流程泵厂家

益州曾是三分天下的关键,为什么后期益州的优势却不存在了?

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益州是怎么疲敝的?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在《隆中对》中,诸葛亮曾经向刘备说“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业”,为何在《出师表》中,诸葛亮却又说“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诸葛亮对益州的看法做出了截然不同的评判呢?又或者说这其中出现了什么原因,导致益州的优势荡然无存?

我们可以从诸葛亮的用词中发现这一点,在《隆中对》中他评判益州的重要性说“高祖因之以成帝业”,在《出师表》中却用一种相当急迫的语气说“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寥寥数语不难察觉出当时蜀汉政权面临的巨大危机,那么究竟是何种危机导致诸葛亮做出如此评判呢?

两个方面的原因——

益州的地理位置

益州是东汉十三州之地,它地处西南,其版图大致包括今天的四川,重庆,云南和贵州以及缅甸北部地区,在地理划分上属于拥有“十万大山”的西南地区,在地势划分上属于我国的第二阶梯,其海拔平均在1000~2000米区间。

山,是西南地区的主题,从下图我国山脉地形分布图中我们可以看到,益州所在的以四川为主要地区的四周分布着大量的山脉,在它的西面是地势一路攀升的青藏高原(第一阶梯)以及横断山脉,西藏地区在三国时代的开发程度是极其微弱的,其经济开发活动是近代以后的事情。

益州的北面是大巴山脉和秦岭,在它的东面同样阻绝着巫山,以及南方的云贵高原。但巴蜀之地并不全然是穷山恶水,十万大山,因为偏偏在这山峦叠嶂之中出现了一个四川盆地,这让巴蜀之地虽然因为地理上的闭塞导致经济、政治和文化的交流发展远不如中原地区。

但却可以依赖这块盆地进行相对封闭的自我发展和自给自足的生活,被众多山脉团团围困的巴蜀之地地理交通闭塞,自古以来关于形容进入这一地区艰难的诗歌不在少数,如李白的“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元朝诗人曹伯启描写进蜀的艰难说“蜀道古来难,数日驱驰兴已阑。石栈天梯三百尺,危栏;应被旁人画里看”,凡此种种都说明益州在地理上的闭塞。

当年诸葛亮在南阳为刘备提出“隆中对战略”说“若跨有荆、益,则霸业可成”,这所谓的霸业自然是照应上文中说的“高祖(刘邦)因之以成帝业”。按照当初诸葛亮的设想是把益州当成刘备政权的大后方,为他开疆扩土不断提供物资供应,而且也作为刘备的根据地,一旦刘备发展失利,至少可以退守益州,凭借巴蜀地区的险要关隘,也能避免毁灭性的打击。

在建安二十四年(219年)以前,一切形势都在按照诸葛亮的设想发展,据有荆州和汉中之后,刘备政权的势力达到巅峰,但就是在这一点,蜀汉政权迎来关键性的转折,那就是关羽丢了荆州。刘备的地盘因此大缩水,仅仅占有益州和汉中,尽管还不至于赔掉老底。

但是一个危机却随之浮现,前文已经谈到益州在地理上的闭塞,在刘备政权失去荆州以后,他们只能龟缩在四川盆地动弹不得,向西边发展是毫无人烟,人口、经济都十分凋零的西藏地区,那个时候西藏地区根本还没有开发,对于蜀汉来说除了一山还比一山高的山峦以来,向西发展的蜀汉没有任何希望。

那么向南呢?别说,蜀国确实打算向南方发展过,然而实际情形是当时蜀国连云贵高原腹地的那些本土民族都并未完全征服,更别提向更南方的缅甸或老挝发展了。据《三国志·张嶷传》记载,蜀国对于南方土著的掌控力是非常微弱的,受制于地理的闭塞,蜀国对云贵高原地区的控制仅仅是有名无实。

初,越巂郡自丞相亮讨高定之后,叟夷数反,杀太守龚禄、焦璜,是后太守不敢之郡,只住安定县,去郡八百馀里,其郡徒有名而已。

刘备死后,南方孟获反了,诸葛亮死后,他们再度反叛。可见蜀国在南方的掌控力并不强,另一方面十万大山的价值恐怕也无法激起诸葛亮的兴趣,低下的生产力和以山地为主的地形,都让蜀国不会把发展重心放在南方。

而在北面虽然和魏国接壤,但无奈又被大巴山脉和秦岭阻绝,这为后来诸葛亮北伐造成不少既成现实的困扰,曹魏方面凭借关隘险要可以不必费太大的力气就能把蜀汉军队挡在外面,针对于此,诸葛亮不得不苦心制定一条绕道陇右的进攻路线。

可以说由于四周都被层层山脉围困起来的益州虽然是一个不错的“世外桃源”,但是就发展前途来说,由于地理的闭塞严重,且地形多以山地为主,人口稀少,经济落后,这些都只会造成蜀国的力量将会和作用江南和坐拥中原的东吴、曹魏慢慢拉开一个不小的差距。

蜀亡时,户二十八万,口九十四万,带甲将士十万二千,吏四万——《文献通考》;吴亡时,户五十三万,吏三万二千,兵二十三万,男女口二百三十万,後宫五千馀人——《文献通考》;魏氏户六十六万三千四百二十三,口四百四十三万二千八百八十一——《文献通考》

地形决定了人口的分布呈现四处散落,无法集中的弊病,因此蜀国灭亡时其人口不过百万之众,而东吴方面已经坐拥两百多万人口,曹魏方面的中原则有四百多万。当然这一数据并不准确,应该还有所增加,但不可否认的是,曹魏和东吴方面的人口更加集中,且地理位置都处于第三阶梯的平原地区,一马平川,四通八达,这为区域内的经济交流提供了条件,有利于后两者发展生产活动,增加国库收入。

而蜀汉方面由于人口分布过于分散,其生产水平也就大打折扣,在人口是主要生产力的自然经济时代,人口的数量显然也决定了双方实力将会不断拉开差距。因此这就不难理解为何诸葛亮会在《出师表》中说益州疲弊,其实疲弊的不是益州,而是蜀国的未来。

发展形势的转变

蜀国的大好形势发生转变是在失去荆州以后,荆州对于蜀汉集团的重要性来说不言而喻,太重要了,它就像蜀国搭建的一条通往中原地区的桥梁,一个蜀汉集团向外发展的桥头堡,没有这条桥梁,没有了这个桥头堡,就像乌龟没有了头,老鹰没有了嘴。

龟壳虽然能够保证益州的安全,但没有了头,益州就成为了一个画地为牢的牢笼,没有那张老鹰的嘴,益州再怎么折腾也无法壮大起来。从下图荆州所处的地理位置来看,它地处交通中枢位置,是极为重要的地理交通要地,蜀汉集团据有荆州五郡时,北可攻击曹魏,东可掠吴国,西面是大后方,自然没有什么威胁。

我们不难看出荆州位置的独特性,确实就像益州伸出来的一张嘴,可以不断蚕食中原的土地,不断把自己的领土向北方推进,没有了地理上的闭塞,荆州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且凭借着益州输送到荆州来的物资供应,包括荆州本身就拥有不俗的生产力,这为蜀汉集团逐鹿中原提供了重要的资本。

但形势的转变却是蜀汉丢掉了荆州,被打回到益州这个牢笼里,就像乌龟缩回了头,不仅如此,敌人还在它的外面修建了一道墙。东面的孙吴是蜀汉遏制曹魏的重要盟友,用战国时代的术语来说这叫“合纵以抗魏”,因此东吴动不得,惹怒了东吴,蜀国将在北方和东方同时面临军事压力。

这种形势的转变正是益州疲弊的表现所在,惹不起东吴的诸葛亮只好把目光投向汉中以北地区,试图从那里重新打开一个发展的突破口。用我们如今的眼光去看,如果益州是一家企业的话,那么被山峦叠嶂和敌人重重封锁起来的国境线完全切断了蜀汉的发展可能。

甚至不能说蜀汉面临的是发展瓶颈的难题,而是生死存亡的抉择,不打开一个发展的突破口,外界的发展形势只会越来越快,但益州只会缓慢前行,终有一天,当魏国和吴国这两家企业拥有足够的实力碾压蜀国时,益州这家企业只会面临破产。

可见,诸葛亮在《出师表》中说“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敏锐地察觉到蜀汉集团未来发展所将要面临的巨大危机,因此蜀国已经到了不破不立的时候,因此北伐成为了最不理想但却是最理智的决定。

北京市脊椎结核医院

青海省肿瘤性息肉医院

江西省脚肿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