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程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流程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解密文化节目创作秘笈这么多招够琢磨一阵了-【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6:00:03 阅读: 来源:流程泵厂家

文|“广电独家”记者 林沛;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

“他是以第一名的成绩从美院毕业的。而做雕像修复,意味着他将再难有自己的作品。他在决定(跟故宫)签三方协议之前,在巷子里溜达了三回才走进去。”

请故宫雕像修复师屈峰加入《小镇故事》,观正影视创始人曹志雄认为,是因为他身上有不少类似的细节很有趣,“我在看《我在故宫修文物》的时候就觉得他状态很好,跟文物修复师带给观众的刻板印象有反差。”

曹志雄以同样的路数“发掘”了另一位节目嘉宾。

“有一次大半夜从大厂的录影棚开车回北京,听广播里这哥们儿在嘻嘻哈哈地讲月球,后来才知道这是个很厉害的科学家,团队就开始联络他。”

后来,顶着“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头衔的郑永春,在《小镇故事》中有了一个好玩的名号——“火星哥”。

《局部》第二季(下称《局部2》)在优酷播出过半,担任主讲人的陈丹青亦在被问及“节目定位”时表示,“娱乐,就是娱乐!我可不会说《局部》是人文节目、教育节目。”

小众、严肃、成本低,说书甚至讲课式的口播,似乎与近两年兴起的“清流”文化节目有着相当紧密的关联。如今,由这股风潮影响的泛文化节目却有了不同的面孔和崭新的边界。

文化节目不是小众的,将严肃的文化注入趣味性、观赏性元素,提高信息量,更新拍摄手段,以视频节目为核心进行多重产业衍生——《小镇故事》《时尚大师》,与以《局部2》为代表的“看理想”品牌,对综艺节目呈现文化元素不无启发。

交 流

由32名新锐设计师围绕“东方元素、中国意象”,共完成10组设计,如以古代神兽“椒图”为创意的女包,以戏服中的“绳结”代替拉链的女装,以古屏风为灵感展示衣服的多重层次感……《时尚大师》将中国文化元素嫁接现代新锐时尚。

以T台秀为主线,节目还特别穿插了选手真人秀。有别于央视节目以舞台为主的“惯例”,《时尚大师》通过视频短片与第二现场设计师们的彼此寒暄穿插剪辑,侧面反映出参赛者的心理活动与江湖地位,增添了选手性格碰撞带来的冲突感与戏剧性。

《时尚大师》监制 邹琳

“这是一个新的题材,一个创新的尝试,和我们当年做戏曲真人秀时一样,有种第一个吃螃蟹的感觉。”节目监制邹琳说,“在央视的平台上做文化,也要做出一些创新的节目模式的尝试。”

纪连海、陈果、史军、屈峰、郑永春,《小镇故事》的专家团是文史学家、社会哲学家、植物学家、地质学家和文物专家的组合。

“电视观众的要求很高,老师们的知识储备非常丰富,但还要看怎么往外掏。”观正影视总制作人、《小镇故事》执行总导演刘圣辰告诉记者,节目组会与专家沟通“讲的方式要有趣,要有交流感地讲”。

而在《局部2》里,陈丹青将他的“课堂”带到外面——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据悉,团队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联系了半年,仅获得三个夜晚共15个小时的拍摄机会——这是中国拍摄团队第一次被允许进入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进行走览全馆式的拍摄。

《局部2》剧照

15个小时预计要介绍几十件艺术品,其实拍摄时间非常紧张,但是陈丹青却不忘推算花在博物馆大堂内花束的价格,“每一束至少3000美元,”粗略算下来,“用在鲜花上的费用,已经达到4亿美元。”

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跑题”,他正是用类似这样的趣味来打破美术作品讲解中的传统板块。这样新颖的解读或名人轶事,每期中都会“不经意”地出现两三处。

陈丹青亦多次在采访中强调,“视频节目其实是语言节目,语言勾不住人,一点击就灭了”。

“这算是他的心态“,“看理想”制作总监杨亮说道,“不想让节目显得传统而正式,而是采用一种娱乐、轻松的互动形式。”

“看理想”制作总监 杨亮

而为了保证陈丹青式的趣味,“他会特别纠结于内容表达”是杨亮认为《局部》制作过程中最大的难度。“他要转化成轻松互动的语言,哪怕是一个非常细小的描述。同时,还要兼顾视觉的呈现。因此在创作时,他和导演的沟通非常占用时间。”

转 化

“转化”无处不在并至关重要。无独有偶,几乎每位被采访者都提到了文化元素的“翻译”。

对《小镇故事》来说,担任这个功能的是李健。“李健本身就是艺人中的才子,他的知识量和对世界的理解达到了可以和教授互动、共鸣的程度。”

观正影视总制作人、《小镇故事》执行总导演 刘圣辰

在刘圣辰看来,李健也是一个非常好的“翻译者”,“教授说了深奥的话,他会马上追问;某个话题讲干了或者无聊,他会用一种逗趣的方式终结这个话题。”

“从设计师的作品,到一档电视节目能呈现出的时尚理念,从节目受众对时尚文化的解读,到大众认知的时尚和文化,好多都不在一个频率上。”要把这些频率整合成并非高高在上的文化表达,邹琳认为,要“做一个连接器和翻译器”。

由此,节目提取的主题,如“吉祥图案”“水墨丹青”“东方旋律”“二十四节气”等,都是极为通俗易懂的中国传统文化意象。

南京师范大学教授郦波或许是《时尚大师》最成功的“翻译者”。这位教授不仅频繁出现在《中国诗词大会》《国学小名士》《最爱是中华》等文化节目中,亦是江宁织造博物馆馆长,对服饰与传统文化的嫁接颇有心得。

“90后”新锐设计师孟月明从名作《簪花仕女图》中汲取灵感,把画中最不起眼的侍女作为自己设计中的女主人公,郦波称赞他的巧思,并解读“中国人把衣服当作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在穿”是一件有史可鉴的事,“老子被褐怀玉,他就是要简洁;而孔子主张文质彬彬,既要有内涵,也要有形式上的美丽,他是通过衣服展开向精神世界和宇宙人生的一种联想。”

“看理想”则十分利落地“消灭”了这个转化的过程,力求最少的意义折损。虽然在“看理想”的节目中,文稿处于相当显性的位置,但据杨亮透露,“其实我们根本没有专门的人来写文案,根本没有!”

因为,“这个文案是任何一个文案策划或者是导演都没办法替各位老师来完成的,他们那么多年积累的东西没有别人可以代替。”每集文稿都由主讲人本人事先写好,每一期都需要15~20天的创作与修改,力求最为简洁有趣的观众传达。

衍 生

约十年前,出版品牌“理想国”就曾邀陈丹青写一本《世界名画解读》。那时正闹辞职,陈丹青“一听美术教育就烦”,不肯做。

2014年底,在“理想国”孵化下,“看理想”诞生,秉承理想国“想象另一种可能”的理念,拓展出版的边界,以视频、音频、社交媒体,乃至物质制作的方式,力图推动中国人文素养与生活美学的成熟。

这个在知识分子界颇有名气的文化、艺术出版品牌,决定集结一批优质作者,打造《局部》《圆桌派》《一千零一夜》《听说》《呼吸》《号外》等一系列文化视频节目。

然而“看理想”似乎从未提及“视频化”,一系列视频节目的出现,“是大环境下传统出版向数字出版的转变”,杨亮说道,“我们在有意识地强调‘出版’二字。”

“看理想”的影像计划旨在用精准平实的镜头语言来诚实地做“影像出版”,将有意义的知识与观念公之于众,用文学与艺术来关怀时代的心智生活与公共价值。

同时,“理想国”的图书编辑也参与到视频节目的文案工作中,“他们帮着从文案方面做把关,并丰富内容。”节目文案本身亦将回流至出版——《局部》第一季集结为《陌生的经验》,“道长(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也有出书计划。”

5月上旬,“看理想”官微发布一则招聘启事,新人将供职产品文创部,一个曾推出“年华”葡萄酒和“看理想咖啡订阅计划”等品牌衍生品的专职部门。

自2015年推出系列视频节目,行至三年的“看理想”已“不能局限在一条单一的产品线上”,杨亮说,“而且我们没有当作周边产品来看待,它们就是这个机构需要出现的一个分支,是整体的一部分。”

来到“看理想”第四个年头,杨亮认为,“看理想”的视频布局里会出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但“这种变化其实是主动的变化,而不是我感觉到什么地方在变。”因为,“这种变化追求的也是一些市场行为,是适应整个大环境变化的主动求变。”

以《时尚大师》为契机,节目冠名方京东带着共同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希望为中国年轻设计师的发展提供助力。

“中国非常需要更强大的原创设计能力,也需要把中国美学和文化自信通过最潮流的服饰文化去传播给全世界,很多优秀的年轻设计师一直在坚持做着原创和独立品牌,节目事实上为他们提供了绽放的舞台,他们太需要这样的舞台去表达自我和展现作品,正是他们这种独立思考、坚持原创的精神感染着观众。”邹琳认为,未来央视《时尚大师》更大的价值在于“整合国内外优质资源来助力中国创造和中国原创设计师的发展”。

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喻国明曾表示,时尚本身就是一种传播载体,它体现了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科技实力、文化底蕴和国民想象力。“通过该节目的播出,可以推出流行指数、时尚评价,甚至是具有东方特色的服装和模特赛事。”

在邹琳的设想中,《时尚大师》能做的还有更多,包括“让时尚触手可及,也让世界更加热爱中国文化”。

“央视财经频道希望打造最具影响力的国家级设计师大赛”,慢慢地形成IP价值,“能够成为助力中国年轻设计师实现梦想的舞台,也能够整合全部优质资源助力中国坚持做原创品牌的设计师发展,助力中国时尚产业的发展。先做好这个1,至于后面的0,”她告诉记者,“真正运营好一个IP,还是需要不断地尝试新方式新玩法。”

“术业有专攻。一个节目的线下延伸目前还处于低级阶段。”观正影视参与《小镇故事》制作的缘起,是公司曾参与联合投资并制作《魅力中国城》。

这档文旅节目的三家制作方中,除了央视财经频道、观正影视外,还有专注旅游产业的品牌盈科旅游。在曹志雄看来,“我的合作方是做旅游的,我是做节目的,这就是分工。”

刘圣辰也认为,“我们需要的是先完成第一项,把每个小镇最闪亮的几张名片包装好、打出来。只有当这个小镇成为热点,后面才有可能性。”

纯 粹

《小镇故事》的主线更像一个“寻宝”故事,5位学者到小镇当地寻找最有记忆度的价值载体,或许是一个人、一道风景,甚至是一种文化,最终在一百多位当地居民面前,以1分30秒的时间阐述最终选择的宝物是什么,并接受居民们的投票。“真正的内核是看、发现和介绍,寻宝只是一个故事包装和让节目显得有趣的皮。”

在曹志雄看来,文化节目实则是处理信息量的节目。经手一个新节目,他的习惯是“看哪些信息量是可以高高兴兴获得的,之后就可以包装在真人秀下”。

真人秀的皮相下,是一档节目的底层逻辑。“可能是几个艺人在一起特别好玩可以耍宝,在这个底层逻辑下可以安排各种各样的任务;可能是要回答某个社会心理、社会问题、社会期待,可能包装在一个真人秀下,包装在一个任务型的氛围里,满足了好奇心,也可以攒艺人、嘉宾。”

这也解决了文化节目模式不强的问题,“抓住了底层逻辑这个核心,节目玩啥都成立。”曹志雄认为,“这样是聪明的,选题打开了,可以古代、现代、脱口秀、真人秀各种变。”

观正影视创始人 曹志雄

视觉呈现文化,向来绝非易事。皮相的美轮美奂之下,必有精致提纯的骨相。勾人心魄之处,往往是心智欲望的投射所在。

在确定每期的中国意象主题之前,邹琳和她的团队征求了不少时尚圈层、文化专家的意见,选题既要简单易懂又要有深厚的文化代表性,“还是挺挑战主创团队的”。

最终节目回归到单纯的创作欲望,“有的选题让几位评委甚至是国外设计大师都有创作欲望,设计师会看哪个命题最能戳中他的情感,可能一下子就有灵感了。”

无论《局部》《圆桌派》还是《一千零一夜》,“看理想”的节目都在推进“主讲人负责制”的特殊流程。有别于导演与制片人负责制,主讲人对内容有更强的把控力。“每期节目的内容方向,都是主讲人给的。”杨亮告诉记者,制作团队会严格按照主讲人的设计,抽取精华,转化为视觉语言。

入职“看理想”前,杨亮做过节目,也拍过大量纪录片、广告、MV,对何为精致纯粹的视觉语言的理解,与做书人的“挑剔”不谋而合。

“《局部》的室内景布光相对麻烦,平均每次需要4~5个小时。”杨亮向记者谈起一个细节,“第一季拍到最后两期,光刚布到一半的时候,陈(丹青)老师觉得目前的效果就‘很牛’,但剧组其实还没有布完。”

“《一千零一夜》的风格是富有现实主义色彩的,是摒弃理想化的想象的,对当下的记录和对真实的还原是《一千零一夜》在影像创作时的准则。比如出走季的敦煌篇,我们没有去为观众构建一个想象中的敦煌来迎合书中的场景,而是真实还原了一个曾经丝绸之路的节点城市到今天一个旅游城市的桑田沧海。而在《狂人日记》一集中,当年鲁迅曾经工作的绍兴会馆所在的南半截胡同,周围早已是高楼林立,如今这里也已经进入了拆迁的节奏,这里的居民每天谈论的话题也大多和拆迁有关,我们也就根据这个角度去构建这一集的画面内容。”杨亮认为,视频节目一般不会抠到如此细致,“要纠结每个镜头,纠结每个机位,纠结所有的一切,跟电影操作没有什么两样。”

有媒体如此评价《局部》的布景与观感,“男人翻了几页书,大概在门的位置,灯光亮起来了。然后是沙发,然后是书桌,然后是壁龛。这时你再看,那些无章法的家具,呈现出一种漫不经心的精心。整个画面,就像是一幅厚重精致的油画。”

对于“看理想”的每个节目,团队都讨论过是否要“变变方式”,“但后来想想,这样就不纯粹了。”

杨亮认为,所谓符合市场审美的华丽包装会让节目显得“复杂”。而且,“我觉得不是受众是否接受‘看理想’平实的表达方式,而是这个节目就应该是这样的。”节目在最合适的状态中游刃有余,“说白了还是做自己。”

(林沛,“广电独家”资深记者,中国传媒大学硕士,专注综艺节目创新、纪录片产业、广电政策研究与报道。)

高龄女性尝试做试管婴儿的一些建议

杭州天目山医院心理科好吗

温州比较专业的皮肤病医院

深圳助孕正规三代试管医院